内容营销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 > 全网营销
在疫情下,将再次回顾2019年的营销活动。
发布日期:2020-07-27 阅读次数:111

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中国社会经济带来了尖锐的刹车,同时也给营销人员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焦虑和压力。在这种形势下,品牌营销、全面数字化价值链重构等问题已成为人们关注的核心问题。

 

2019年结束了,但它的影响是深远的,特别是在营销领域。

 

在疫情下,将再次回顾2019年的营销活动。

 

趋势一:短视频和现场直播的全面商业化,并打着"推荐带货"的旗号

 

今年的双十一时期,仅在淘宝一个平台上,直播就导致了淘宝近200亿元的营业额。

 

一些组织预测,到2019年,"直播服务"的总规模预计将达到4,400亿。难怪有些人开玩笑地说,2019年迎来了"活电商的第一年"

 

趋势二:媒体破碎,集中引爆设施匮乏

 

传统电视、传统媒体、综艺节目等在2019年显得有些沮丧。

 

绝大多数电视台只发布2019年的销售数据,但很少发布生态数据、用户数据和访问率,这些数据显然不太好看。事实上,电视台观众的老化导致了电视的有效性下降,而电视曾经是最大的集中通信平台。

 

这实际上带来了一个问题,当品牌需要能够同时为数亿人引爆一个强大的品牌时,没有多少平台可以供人们真正选择。

 

趋势三:品牌成为核心竞争力,新旧品牌争夺新产品

 

现在整个经济的改革集中在供应方面,供应方改革的核心之一是品牌升级。

 

几十年来,在博斯滕的陪伴下,我们对自己非常熟悉,会飞的起重机也开始了这样的尝试。其中,博斯滕就是一个特别突出的例子,从老品牌的"旧品牌"、廉价、优质、几千元左右,发现品牌的潜在能量不足是敏感的。

 

趋势四:股票游戏,头牌崛起

 

当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希望互联网的力量并吞噬增量红利的时候,股票领域的游戏变得越来越激烈。

 

由于股票市场大多被高端或知名国家品牌占据,这些领域的品牌竞争更加激烈,品牌已成为一个更为关键的因素,因为股票市场大多被高端或知名的民族品牌所占据。

 

以我们早些时候谈到的博斯登羽绒服为例,这是一个典型的股市搏斗案例。几乎没有必要猜测,随着博斯登的强劲崛起,成为中国版的"加拿大鹅",我们肯定会想到以前和博什登的定位差异,就好像鸭子、强刚、Elay、红豆等国内品牌,以及类似价格的七只狼、优衣库等品牌必然会受到强烈挤压。

 

同样,也有高端白酒市场,这个市场的整体规模一直相对稳定。然而,除了茅台独特的心理定位如此之高,五粮液、汾酒、郎酒等之间的斗争只能说是悲剧性的。

 

另一方面,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,新市场需要更多的新品牌的表现与价格之比。

 

成本效益今年提出了一项新战略--专注于培育1000个全球产业带,引爆30000个品牌,为200个正在下沉的城市带来高质量的生活方式,而不是仅仅提供"99免费送货"的产品,以满足"小城镇青年"固有的消费模式。

 

相比之下,随着互联网的强大,社交媒体让网络名人的能力被放大,凡人--网络名人--崛起的过程越快,决定了网络名人--衰落--凡人的逆向速度越来越快。

 

例如,李佳琦和雅诗兰黛合作,通过整个网络中最低的价格运送大型国际品牌。然而,我们很少看到一个品牌找到李嘉琪,要求他代言一个品牌,从而实现一个完全被引爆的现象--水平水平的案例。哪个品牌已经实现了?它似乎还没有实现。我们擅长的是收获和销售知名品牌+整个网络中的最低价格。

 

那么,让我们看一看最后的公式:GMV=转化率x单价x复购率

 

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公式,但你知道,每一个乘数都与品牌联系在一起,转换率取决于品牌意识和认知,单价取决于品牌溢价,回购率取决于产品体验、品牌粘性和用户的思维频率。

 

这个公式实际上告诉我们,提高GMV的大多数变量都与品牌实力有关,而且只有流量与品牌的相关性很低。